所有文章列表

大閘蟹的身世典故

Share Button

20140702065848_30981

大閘蟹是河蟹的一種,河蟹學名中華絨螯蟹。在我國北起遼河南至珠江,漫長的海岸線上廣泛分佈,其中以長江水系產量最大,口感最鮮美。一般來說,大閘蟹特指長江系的中華絨螯蟹。過去大閘蟹在長江口近海產苗,長成幼蟹後,逆長江洄游,生長在長江下游一帶的湖河港汊中。

陽澄湖蟹為什麼又普遍稱為"大閘蟹"呢?包笑天曾對這個名稱寫過一篇《大閘蟹史考》,說到"大閘蟹三字來源於蘇州賣蟹人之口。""人家吃蟹總喜歡在吃夜飯之前,或者是臨時發起的。所以這些賣蟹人,總是在下午挑了擔子,沿街喊道:’閘蟹來大閘蟹’。"這個"閘"字,音同"SA",(SA在吳方言中就是水煮的意思)蟹以水蒸煮而食,謂"SA蟹"。

這樣的解釋,尚不能盡意。 他"有一日,在吳訥士家作蟹宴(訥士乃湖帆之文),座有張惟一先生,是昆山人,家近陽澄湖畔,始悉其原委。"吳訥士是蘇州草橋中學的創始人,父親吳大征晚清時官至湖南巡撫,甲午戰爭中當過劉坤一的副帥,一門三代,都⋯⋯是著名的古籍收藏家。張惟一就是方還,與王頌文同為吳訥士的好友,吳家的常客。顧炎武《天下邵國利病出》手稿,流失二百多年,為吳士訥所購得,又為方還和王頌文在吳家發現,並慨然接受相贈迎回昆山。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,成為書林中的一段佳話。 事有湊巧吳家設蟹宴,方還亦在座,包笑天作了有關"大閘蟹"名稱的解釋:"閘字不錯,凡捕蟹者,他們在港灣間,必設一閘,以竹編成.夜來隔閘,置一燈火,蟹見火光,即爬上竹閘,即在閘上一一捕之,甚為便捷,之是閘蟹之名所由來了。

" 竹閘就是竹籪,籪上捕捉到的蟹被稱為閘蟹,個頭大的就稱為大閘蟹。1998年10月5日,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視察了陽澄湖大閘蟹基地,基地建設受到了極大的鼓舞,也吸引了絡繹不絕的中外客商、各地參觀人員。當江總書記在基地南廣場看到溫室大棚上掛的橫幅,稍加思索,留下「西風響,蟹腳癢,金秋正好吃蟹黃」的佳話!天下第一食蟹人陽澄湖大閘蟹聞名天下,鮮蓋百味。有人問:是誰最早吃著這個鮮頭,成為天下第一食蟹人?巴城鎮流傳下來一則歲月悠遠的民間傳說,可以滿意回答。相傳幾千年前,人類的祖先已經在江南的陸地上定居棲息,從事捕撈水產和農墾耕作,一代又一代含辛茹苦地創建出一個魚米之鄉。由於江南地勢低窪,雨量充沛,經常易鬧水災。

有時雖然豐收在望,可是,江湖河泊裡卻冒出了許多愛朝亮光爬行的甲殼早,雙螯八足,形狀兇惡可闖進稻田俞吃谷粒,還用犀利的螯傷人。荊蠻先民嚇得畏如虎狼,稱這種蟲為夾人蟲,不等太陽落山,就早早關上大門。後來,大禹到江南開河治水,派壯士巴解到水陸交錯的陽澄湖區域督工,帶領民工開挖海口河道。入夜,工棚口剛點起火堆,誰知火光引來了黑壓壓的一大片夾人蟲,一隻只口吐泡沫象湖水洶湧而來。大家要緊出來抵擋,工地上激起了一場人蟲大戰。不多時,夾人蟲吐出的泡沫,直把火堆湮息,雙方在黑暗中混戰到東方發白,夾人蟲早才紛紛退入水中。

可是好多民工被夾傷的夾傷,夾死的夾死,血肉淋漓,慘不忍睹。夾人蟲的侵擾,嚴重妨礙著開河工程。巴解尋思良久,想出了一個辦法,叫民工築座土城,並在城邊掘條很深的圍溝,待等天晚城上升起火堆,圍溝裡灌進沸騰的開水。夾人蟲席捲過來,就此紛紛跌入沸水溝裡燙死。溝裡蟲的屍體越積越多,便用長撓鉤起來,繼續灌放開水作戰。燙死的夾人蟲渾身通紅,堆積如山,發出一股引人開胃的鮮美香味。巴解聞著後,好奇地取過一隻細看,把甲殼掰開來,一聞香味更濃。他想:味道噴香撲鼻,肉不知能不能吃?便大著膽子咬一口。

誰知牙齒輕輕嚼動,嘴裡覺味道鮮透,比什麼東西都好吃。巴解越吃越香,一下把一隻夾人蟲嚼到肚裡,接連又吃一隻。大家見他吃得津津有味,膽子大的民工也跟著吃起來,無不大喜說:大家來吃夾人蟲,味道香極了!於是,民工們都隨手俯撿而食,把一大堆夾人蟲全都消滅到「五臟殿」裡。當地的百姓獲悉後,也就紛紛捉拿夾人蟲吃,又很快傳遍四面八方。

從此,先民們都不怕夾人蟲了,被人畏如猛獸的害蟲一下成了家喻戶曉的美食。大家為了感激敢為天下先的巴解,把他當成勇士崇敬,用解字下面加個蟲字,稱夾人蟲為蟹,意思是巴解征服夾人蟲,是天下第一食蟹人。巴城就是為了紀念巴解而名的。巴城出產的陽澄湖大閘蟹,由此而名揚四方,久享盛譽。

Share Button

回覆